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残王冷妃,闲妻不下堂 > 第七十二章 大结局 下

第七十二章 大结局 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花园中的四个人围坐在石桌前,两个男人各自喝着茶,一言不发,但是气氛却安静得诡异,谁都看得出来他们在较劲,明明什么都没做,强大的气场却卷得周围的树叶都晃动,让人心中颤颤的。
  
      谢婉柔受不了这样的气氛,放下杯子站起来,然后一把将华锦扯起来:“你跟我来!”
  
      “唉!”华锦无端被她扯出来,整个人差点没站稳:“你干嘛?”
  
      谢婉柔扯着华锦出去到了看不到那两个人的地方才停下,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华锦:“那个就是你以前的丈夫?”
  
      华锦点头:“是!有问题么?”
  
      谢婉柔盯着华锦的表情,看起来不似作假,不好气的哼一声:“长得不怎么样嘛,你居然为了他拒绝王爷,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!”
  
      华锦无语:“你这到底是希望我跟你抢赵赫呢?还是觉得我该跟你抢他呢?瓯”
  
      谢婉柔扁嘴:“王爷是我的,谁都不能跟我抢!”
  
      华锦凉凉的睨了她一眼:“那你刚刚不是说了一堆废话么?”
  
      谢婉柔哼哼:“我只是为王爷不值,王爷那么出色的人对你那么好,你竟然找了一个还比不上王爷的人,你简直就是不给王爷面子!”
  
      华锦冷哼:“你又不了解他,你怎么知道他比不上赵赫?你还是少操这些心,口是心非,看得我都烦你!”
  
      谢婉柔有哼一声:“算了!反正嫁给他的是你不是我,你不跟我争王爷我还乐得清静,你以后嫁阿猫阿狗都不关我事!”
  
      华锦懒得跟她多说,凉凉的撇她一眼转身离开,不想跟听这个女人无理取闹。
  
      那箱两个男人在两个女人出去之后终于看向了对方,百里夙冰凉漠然,赵赫忍不住一笑:“没想到今天能与天极的淳亲王对酌,当真是缘分啊!百里兄不远千里来到东越,我赵赫本该亲自迎接,可是朝局多变,事情繁多,让百里兄见笑了!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没什么表情:“我与华锦因为一些事情分别多年,这些年她受赵兄照顾,此次前来就是想向你道谢,另外送上这个!”
  
      赵赫看着桌上递过来的红色帖子,脸上的笑意淡了下去,嘲讽勾了勾唇:“百里兄还真是幸运,让自己的王妃在外面受了六年的苦,六年后居然能跟她和好如初,百里兄可知道锦儿这些年吃了多少苦?受了多少罪?深山雪地,火山谷底,毒门蛇窟,她无数次在鬼门关过的时候,百里兄可睡得香甜?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的脸色不好看,赵赫表情越来越冷:“她在离开你的时候其实就等于已经死了,她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遍,她早就不是曾经的她了!”
  
      “百里兄恐怕不知道,我在五年前就知道了她的身份,也知道她还为你生了一个孩子,更知道她是为何从你身旁离开,你这些年派人寻找她,派人守在我的府门口,我都知道,可是我明明知道如何联系她,却从未想过告诉你,因为你根本不配拥有她!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瞬间杀意扑向赵赫:“所以说,这些年是你在从中作梗?”
  
      “从中作梗?”赵赫冷笑:“我不告诉你她在哪里就是从中作梗么?她不想见你,就算告诉了你,有区别么?”
  
      “你得到了她的人,她的心,可是你却没有保护好她,让她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,你是淳亲王,手握权力,风光无限,可是她却为了解毒尝遍白草,生死不明,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资格拥有她?如果不是她为你生了一个孩子,你觉得她还会回到你的身边?”
  
      赵赫说的话百里夙一句都反驳不了,因为他心中早就因此愧疚不已,怎么还会反驳,怒气消散,杀意也没有了,只是平静的看着赵赫:“你说得都对,我一句话都反驳不了,我也知道自己亏欠她太多太多,她能再次回到我的身边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,是我这么多年做梦都在奢望的事情!”
  
      “过去她经历过的痛苦我没办法帮她分担,我也改变不了过去的一切,但是我爱她,无论如何我也做不到放开她的手,所以我会用我的余生一切来爱她,天下之大,权力富贵已是云烟,我只要她!”
  
      “未来直到我生命的尽头,我不会再让她离开我受一丝委屈,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她!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的话听的人心颤,可是他说得却很平静,没有一丝的激动,仿佛已经在心中念了千万别,如今不过是一个陈述而已。
  
      赵赫看着百里夙许久:“你这么说,我也就无话可说了,我会用我的眼睛来看的,我跟锦
  
      tang儿是以命相交的知己,我不会看着她受委屈,日后,只要我还活着一天,我就不会允许你对她不好,否则就算倾了整个东越,我也不会放过你!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拿起茶杯喝一口:“你没有机会的,如果真的有那一天,我不会等到你动手,我自己都容不下自己!”
  
      赵赫且笑不语,承诺这个东西不是用来说的,而是用来做的,真的到了那个时候,时间会证明一切!
  
      百里夙放下茶杯,抬头看看天际:“时间差不多!”
  
      赵赫不解:“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看着赵赫:“一个时辰之后,你元妃娘娘入土归为,我想你应该很想去看一眼!”
  
      赵赫震惊:“你说......元妃......她......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点点头:“你在天极有探子,天极在东越也有内应,不才,那个内应刚好就参与了这次的事情,他们防着你的人,但是我要想找出来,不难!”
  
      赵赫觉得自己的心狠狠的被揪住,深深的看着百里夙,突然起身一掀衣摆对着百里夙双膝跪地,一个叩首到地,下一刻快速起身,整个人如旋风一样冲出去,连华锦站在旁边都没看见,华锦疑惑的看着赵赫走远,走进去刚刚的地方,看着老神在在的百里夙:“你找到了?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伸手握住她的手:“棺材不是什么踹在口袋里就能藏起来的东西,他们的人防着赵赫的人,但是不能防住全天下的人,想要找到不难!”
  
      华锦理解:“他们一直跟赵赫斗,对赵赫的人太清楚了,所以他们的招数对付赵赫是可以,但是其他人就不见得!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将她抱住:“事情已经解决,明日我们就启程回去可好?”
  
      华锦点头:“都听你的!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贴着她的脸颊:“不过我们怕是又得换一张脸了,这次我们出现得太突兀,一定会被有心人盯上,回去的路怕是没那么太平!”
  
      华锦轻笑:“这是小菜一碟,这些年东越大部分地方都被我走遍了,想拦住我可没那么容易!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心疼却也欣慰:“我的王妃自然是最厉害的!”
  
      华锦白他一眼,最近百里夙的嘴巴就跟抹了蜜似得,她还真有点招架不住。
  
      赵赫处理完墓地的事情回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,回到府中早已不见华锦和百里夙的身影,隔壁的院子也没有人,周大婶将一封信交给赵赫:“这是姑娘留给你的,她说你看了就什么都明白了!”
  
      赵赫拿着信站了好一会儿,最终一个字没说回了自己的府邸,在书房坐了很久很久,他其实能想到华锦心中写什么,无非是告诉他她自己会过得很好,或者说这是她的选择罢了!
  
      赵赫觉得自己很无力,就算在这个天下面前他都没有觉得这般无力过,可是他什么都做不到,也什么都不敢做,唯一的就是尊重她的选择,希望她幸福,仅此罢了!
  
      最终他还是将信封打开了,这也许是她留给他最后的东西了。然后看到里面的内容,赵赫突然间觉得眼睛有些酸涩,内容只有寥寥几字,可是每一个字都如同戳在他的心上:有缘相知,天涯也近,无缘相识,近邻千里!
  
      这一夜赵赫一个人点灯在书房坐到了天明,谢婉柔来了书房三次,可是每一次在手碰到门的时候又缩了回去,她真的很讨厌赵赫对华锦那般的在乎,可是她也没办法让他不在乎,更不能说华锦的坏话,那她还能做什么?索性保持沉默吧,反正华锦都已经嫁人了,王爷想也是空想,谢婉柔最终默默的回去了,王爷,至此一次,我允许你为华锦那个女人伤心!
  
      百里夙和华锦几乎没有跟任何人说就离开了,可是纵然如此也绝不了那些人想杀他们的决心,若非百里夙暗中派了不少人掩护,他们这一路不知道打了多少次了,可是就算百里夙的手下已经尽力了,对方还是将他们截住了,不管一路上死了多少人,流了多少血,铁了心的要杀他们,可见这怒火有多旺盛!
  
      华锦手中银针就要出手却被百里夙摁了回去,摸摸她的指尖:“这些人怎么可以脏了你的手指?”抬手捂上她的眼睛:“等我一会儿,很快就回来!”
  
      眼睛上的手拿开,面前已经没了百里夙的身影,只有帘子微微浮动。
  
      兵器相撞的声音在外面响起,华锦控制住自己的手,到底没有去拉开帘子,一个个身体落地的声音传来,片刻之后百里夙再次回到车里,发丝都不曾紊乱,华锦低头从腰
  
      间拿出一方手帕拿起百里夙的手拭擦他手背上滴到的一点血。
  
      百里夙乖乖的让她擦,眼睛柔的可以滴水:“以后这种事情都让我来,你的手那么好看,脏了我会心疼!”
  
      华锦抬眸撇他一眼:“你最近嘴巴抹蜂蜜了?怎么那么腻人呢?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突然凑近,坏坏一笑:“那王妃大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呢?”
  
      华锦没好气的推开他脑袋:“少给我耍宝,一边儿去!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失笑:“我可不是耍宝,我说的都是真心话,你若是不喜欢听也没办法,因为如今的我可克制不了,想把一切一切都说给你听,让你知道我的心里一直都是你!”
  
      华锦哭笑不得,他这么认真的说这么肉麻的情话,以前她怎么没发现他还有这般的本事呢?扶额:“我想睡会儿!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看着华锦躺下,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,他说出来的话还没有心中的十分之一多,他想告诉她,他的情,他的爱,他的愧疚,他的决心,还有他的......不安!
  
      是的!不安!哪怕此刻华锦就在他身边,他依旧觉得不安,六年里无数次午夜梦回他都梦见的是她离开的背影,他没有睡过一个晚上的安稳觉,哪怕此刻华锦真真实实的被他抱住,他也会担心她哪天会突然离开,突然不见,强大如他深切的体会着害怕和恐惧,一切都是因为她,因为爱得太深,已经承受不住失去。
  
      七天后,两人终于回到了天极的京城,华锦看着那道城门,迫不及待的想要快些进去抱抱自己的儿子,目光撇到城楼上挂满的红绸,疑惑不解:“今天莫非有什么大喜事么?怎么红绸都挂满城墙了?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含笑不语,只是轻轻将她拥住,然后一手点了她的睡穴,华锦睁大眼却没能阻止,只能缓缓闭上了眼睛,最后的时候他似乎听到百里夙耳边温柔的话语,他说:“好好睡一觉,等我却接你!”
  
      马车进了城,一路七拐八拐最终进了皇宫,长公主早就带着三十多个宫女等在那里,旁边是一顶软轿,看到百里夙下马车,长公主的脸上都笑开了花:“可把你们盼回来了,快点快点,不然赶不上时辰了!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从马车里将昏睡的华锦抱出来轻柔的放进软轿,对长公主微微鞠躬:“劳烦皇姐了!”
  
      长公主拍拍他的肩:“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,希望你们日后幸福的过日子,白头到老!”
  
      百里夙重重的点头:“好!”
  
      华锦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被很多人围着,缓缓睁开眼,警惕的眼眸一扫,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对面的长公主,坐起身:“安宁!你怎么在这里?”
  
      长公主见此一笑:“你可终于醒了,我等你好几个时辰了!”
  
      “等我?”华锦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,突然发现这些装饰不对:“这是在宫里?”
  
      长公主起身连忙推她:“快去沐浴,等下时间来不及了,快点!”
  
      “唉......”华锦被几个宫女强制推进了沐浴的池子,旁边齐齐的跪着一排宫女,偌大的水池冒着热气,旁边的宫女正拿着花瓣往里面洒,几个宫女不由分说的脱她的衣服,华锦想要挣扎,长公主就冒了出来:“其它时候都随你,但是今天你必须得听话,这是命令!”
  
      华锦无语,但是长公主不会随意这么折腾,倒也随她折腾。
  
      沐浴的水换了三次,洗得华锦都快脱皮了才被放过,然后是从里到外一身大红色,上面还绣了龙凤,华锦就算再傻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,这就是百里夙为什么瞒着她,为什么说要给她一个完整了,心中感动,最终一个字都没说。
  
      长公主为华锦披上最外面得衣袍,旁边的嬷嬷连忙道:“嫁衣从内到外一共九件,寓意长长久久,绣龙凤呈祥,五福绣边,腰带金玉满堂,坠鸳鸯佩,成双成对!”
  
      长公主扶着华锦坐下,亲自为她梳发,旁边的嬷嬷继续道:“一梳梳到尾,二梳梳到白发齐眉,三梳梳到儿孙满地,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!”
  
      长公主为华锦梳好头发,旁边的嬷嬷才接过手,为她将发髻盘起,然后将那华贵的凤冠戴到她的头上,皇后独一无二,所以是九尾凤凰,而华锦的凤冠是八尾,之比皇后少一尾,不用想她都知道这是百里琅授意的,明知道她不喜欢,却还要给她无上的尊荣。
  
      点绛眉,胭脂色,朱唇如血,面如桃花,美艳无双!
  
      长
  
      公主艳羡的看着华锦:“当年父皇那么疼我,我出嫁的时候可是天下最风光的,可是却还及不上你,不过你也值得这般,不管是身为朋友还是身为你们的姐姐,我都希望你们能白头到老,五弟为你生不如死,你也受尽苦难,苍天这样都没能把你们分开,我相信你们再也不会分开,祝福你们!”
  
      华锦感动的握住长公主的手:“安宁!谢谢你!”
  
      长公主轻轻拭去华锦眼角的湿润:“你可是这天下最漂亮的新娘子,可不能哭!”
  
      外面太监突然喊道:“吉时已到,请新王妃上轿!”
  
      长公主轻轻擦了泪,从一旁拿过重重的盖头为华锦盖上:“去吧!他在等你!”
  
      两位宫女扶着华锦一步步走出门口,只在门口就停住,然后一个人来到她的面前蹲下:“上来!”
  
      华锦惊讶:“皇上?!”
  
      长公主走上来,轻轻推了推华锦:“去吧!”
  
      华锦只得覆在百里琅的背上,百里琅揽住她的膝盖将她背了起来,华锦环着百里琅的脖子,吻着他的气息,一心情复杂。
  
      百里琅一步一步的走着,突然他开口了:“以前我总觉得皇宫太大,路也太远,进到宫里却还得要轿辇,此刻我却无比庆幸这条路是那么的长,我希望它再长一点,也许我就能背你多一会儿了!”
  
      华锦五指微微蜷缩,她不能回答!
  
      百里琅似乎也没有想过她会回答,自顾自道:“其实我想过将你夺过来,在还没有夺位的时候我就想着,如果我是皇帝,我是不是可以把你夺过来了?那时我还羡慕百里倾,如果我是皇上,你还会不会选择入宫利用我?我后来才知道自己曾经多么的鬼迷心窍,如果那样做,你就如同恨百里倾一样恨我,我不想那样!”
  
      “直到今日之前,我依旧心有不甘,可是此刻背着你,我反而甘心了!”
  
      “锦华!原谅我说不出太多的祝福语,只希望你幸福,仅此而已!”
  
      再长的路还是有尽头,终究百里琅还是走到了宫门,华丽的轿辇等在那里,大红的颜色是那么的醒目,百里琅一步一步的走到轿辇面前将她放到红毯之上,在送她离开的时候,他终究还是没有克制住,一把将华锦扯入怀中:“曾经一直开不了口,如今不开口,我以后恐怕再也没有资格了,不管你是萧锦华还是华锦,都给我听好了,我百里琅爱你,平生最爱,爱如灵魂,刻骨铭心!”
  
      百里琅说完紧紧的抱着,最后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一把将华锦推开,然后退步离开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